提升普通高中音乐特长班学生文化素养的行动研究

作者:张静 来源:考试周刊 2019年75期
  摘 要:他们,是普通高中音乐特长班的艺术生。在班主任三年的引导和陪伴下,从初来时眼神茫然、表情不屑的懵懂到昂首挺胸、面带微笑的接受,再到内心敞亮、目光坚定的自信,经历了一次次磨炼和蜕变,终于走向成熟,走向丰富。
  关键词:他们;艺术生;音乐
  
  他们,来了。
  眼神茫然、表情不屑,偶有好奇者,睁大疑惑的眼,打量着这个让他们充满挫败感,迫于无奈到来的新环境。他们懵懂地朝着一个方向走来,走进音乐班,走上艺考的路。我不确定,那时的他们是否真正了解那是一条怎样的路。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才适应“艺术生”这个称呼。
  第一次班会,我告诉他们:“高中这三年,我们首先要好好谈一场恋爱!全班哗然,眼神中流露出的尽是诧异。“必须和音乐‘谈一场恋爱’!”等我说完,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刚升入高中的他们,是羞于公开言情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谈恋爱的体验,但是,我还是愿意以这样的忠告开始我的艺术班班主任工作。因为他们是艺术生,他们必须明白自己是艺术生,他们的艺术生生涯太需要用情专一和用情持久的引导。
  在这场‘恋爱’中,我甘愿做一个月下老人。这个月下老人,满怀期待、信心十足地想要成人之美,而此时的他们,或对艺术一无所知;或觉得艺术了无生趣;或认为艺术高不可攀。漠然、冷淡,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毫无热情可言。
  作为艺术班的班主任,我敬畏我的职业,我更敬畏艺术。我急于将我的这份敬畏感传递给他们。可是,我深知:没有什么修养与能力是可以“速成”的,尤其在艺术的领域里。我也确定:灌输和强迫无济于事。为了自然渐进、发自内心。我决定,与他们同行。
  我们设计主题班会,名为“梦想从这里启航”。三个乐章“我的七月我的泪”“我的实验我的班”“我的音乐我的梦”重现大家的心理历程。回顾中考失利的苦痛,感恩实验的宽容与关爱,更重要的是,找回失去的信心,鼓足前行的勇气。在前行的路上,“音乐”是旗帜、是方向,也是脱胎换骨、梦想成真的动力与桥梁。
  我们请来艺术中心的领导、上届艺术班的班主任、本班的专业老师,请来高二、高三音乐班的学长,让他们走进我们的系列班会“我们是艺术生”,宣讲艺术生的要求,明确艺术生努力的方向,讲述艺术生的成长历程,分享艺术生的喜怒哀乐。
  我们在教室的一角开辟了“音乐厅”专栏。以小组轮换的方式为专栏投稿,内容有艺术家的生平经历;有不同风格的曲风介绍;有经典名曲的赏析文字;也有流行歌曲的曲谱歌词。课前课后,随意浏览,随性哼唱,兴致所致,大家和而歌之,音乐班的生机顿显。
  我们形成了“音乐三十分”的班级常规。晚自习之前的三十分钟,是音乐课之外我们班的音乐时间。练试唱、打节奏、做乐理、唱歌曲。站在他们中间,你会看到澄澈的眼神,陶醉的表情。也许,他们自己,并不知晓。但那一刻,你会觉得:艺术,真好;他们,真美。
  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来适应、来习惯。自然、宽容地影响他们,他们便会快乐地接受。當然,在这自然、宽容的背后,一定有发自于内心的教育期待。这期待中,蕴涵着我们班主任的价值追求、意愿旨趣和个体所特有的方式。
  他们,走着。
  昂首挺胸,面带微笑。脚步变得坚定,眼神充满期待。提到“艺术生”三个字终于不再回避、也不觉得惭愧,甚至,渐渐地,有了些许的荣耀和自豪。如我所愿,他们与音乐的“恋爱”开始了。他们的心,因为空白如洗,而轻易获得了初次却永恒的战栗。他们终于有艺术生的纠结,有了艺术生的渴望,终于有了学习音乐的兴趣和冲动。
  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兴趣和冲动,心里有一种感觉在催促我,在提醒我: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我深知,太多的专业技巧与素养,不是我们这些外行的班主任可以插手并且干涉的。可是,在我的小小班级里,在我的学生身边,可以开始来做一些事情了。不管做得好,或是不好。
  和同学们商量后,我们先在自己班里开设了“音乐欣赏课”。最初,是我准备,我讲解。当然,我得先自己学习。两节课后,开始由文艺委员和团支书负责,从找曲目、讲背景、介绍作者到作品分析都由他们自己完成。再后来,所有同学都参与其中,课件、幻灯片越来越精美,文字材料也越来越充实。这样的“赏析”既是对文化课学习的调节,又是对专业课学习的补充。而我这个班主任,在参与的过程中,也和他们一起领略了音乐的美。一举两得,乐在其中。
  说也奇怪,每一回和学生的亲近,总会有极为新鲜的触动呈现,引诱你去探寻、去发现、去反省。
  一节意外的音乐课,给我触动很大。这是一次阶段性的、小型过堂课,每个学生轮流上台,面对所有人,报出自己的姓名、演唱曲目,然后,随着伴奏,开始演唱。没想到,第一个学生一张口,就引来了哄堂大笑。他演唱的曲目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因为“n”“l”不分,他把“那”读成了“辣”,好美的曲子,一下子韵味全无。
  这之后,我听到的全是含混的曲目,咬字不清的姓名,沉闷的鼻音,游丝般的微弱的气息……看到的,是上台时拖沓的步伐;站立时手足无措的窘迫;演唱时闪烁不定、慌乱的眼神;下台时似低非低、欲行又止的鞠躬……我的视线被这些牵引,我的听觉变得格外灵敏。这一整节课,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演唱了什么,唱得怎样,我完全被他们演唱之外的东西打败了。
  教育过程中的遇合常常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个突如其来的难题和关卡,却又恰恰在我想要的时候,给了我提示和行动的契机。
  我觉得,声乐和普通话有很多相通之处,比如:良好的气息控制,可以使声音富有弹性;良好的共鸣感觉,可以使声音优美浑厚;正确的吐字归音,可以保证说话和演唱时的字正腔圆。
  作为语文老师的我,开始利用自己的学科优势,对他们进行普通话训练。从“呼吸控制”“吐字归音”开始,结合方言特点,有计划、有针对性地纠正他们不正确的发音,教给他们科学的发音方法。

上一篇:浅谈创意美术社团对小学美育的促进作用
下一篇:不忘初心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