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GDP”:揭秘学术论文利益链

一直在高校从事科研工作的王航国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科研单位评职称、申请论文答辩资格等都认这个,如此一来,论文内容质量的高低定级标准某种程度上掌握在高校出版社编辑手中,而有些编辑对于所审稿件的内容并不具有专业理论,有时候甚至造成外行指导内行的现象。”

对于学术论文评审权的掌控,某种程度上是学术期刊出版单位手中的“尚方宝剑”,特别是核心期刊等在国内某些研究领域知名的期刊。加之不少高等院校、科研院所都对不同的核心期刊进一步划分了等级,他们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将与自己单位科研领先的专业相近的刊物“通常划归为A类,次之B类,再次之C类,一般来说,单位能够划分A类、B类、C类的,基本上要求都是比较高的地方,A类、B类、C类这些刊物,多数都是从CSSCI 和中文核心期刊里面选择出来的,一篇发表在A类学术期刊上的论文,相当于三篇在CSSCI收录的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湖南某高校研究生郑立新告诉本刊记者,如此一来,不同期刊的等级更加分明,入选之争也就更加激烈。

本刊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共有7大核心期刊(或来源期刊)遴选体系:北京大学图书馆“中文核心期刊”;南京大学“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CSCD)来源期刊”;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报学会“中国人文社科学报核心期刊”;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的“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国几乎所有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中申请高级职称、取得博士论文答辩资格、申报科研项目、科研机构或高等院校学术水平评估等,都需要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一篇或若干篇论文,并以此作为重要的考核标准,不少时候,论文的数量越多,就意味着学术研究能力越出众,相伴的物质回报以及学术威望也就越高,特别是论文能发表在被认为是期刊中学术水平较高的“核心期刊”甚至核心期刊中的A类、B类时,其含金量会更高,如此一来,能够入选核心学术期刊成为了不少国内学术刊物的目标之一。

▊▊核心期刊入选遭质疑

入选核心期刊对于有的学术期刊而言十分重要,如果不是核心期刊,那么很少有人愿意出高价发文章,如此则期刊很可能因经营困难而面临停刊的危机,毕竟学术界很看重论文级别。日前,得知《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被南京大学期刊评估中心踢出新版CSSCI来源期刊目录之后,《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主编孙周兴回忆道,自己2005年出任主编,对该刊进行了学术改造,通过努力,使《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被第三方排名(转载排名)从600多名升至25名,此后均在此位徘徊。两年后该学术刊物成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中心索引》(CSSCI)收录的核心期刊。“此后本主编不思进取,更没有服从期刊市场游戏规则,不知道所谓‘影响因子’也是可交换和可买卖的,没有采取相关措施提升本刊的‘影响因子’,才有今天的下场。”

本刊记者注意到,因为对现有核心期刊入选标准的不满,《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主编孙周兴在其博客中坦陈,将顺应这种评价体系,以愤怒略带讽刺的口吻表示:自己将“以市场为中心,以影响因子的提升为本刊办刊目标”“以前所谓学术性、开放性和特色性之类的办刊目标,实属书生乱弹,危害极大”“积极地与兄弟学报和期刊合作,共同把提升学报影响因子的伟大事业进行到底”“为筹措资金,预留三分之一版面用于发表收费论文”等等。

此外,对于自己被南京大学C刊目录挤出核心期刊一事,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编辑部也在2017年1月17日致读者信中回应道:“目前的学术评价与期刊评价体制对于人文科学是严重不公平的,但我们又无法摆脱这种体制,这既是我们办刊人的悲哀,也是中国学术的悲哀。”

本刊记者发现,《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已经在其微信公号中将刊物介绍改为“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此外,被南京大学踢出最新公布的核心期刊目录的学术期刊,除了《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还有《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等六所高校学报被从核心期刊目录开除到了“扩展版”。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论文GDP”:揭秘学术论文利益链
上一篇:高等学校讲师在评审时需要几篇论文专著
下一篇:第七批《中国社会科学博士后文库》 征稿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