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商榷

 
 
 
  人民网>>学术>>评论  
 
 
 

 
“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商榷  
 
■范军  
 
    2004年02月06日08:48   【字号 】【留言】【论坛】【】【】
 

  2003年10月的“新华网”上有一则出版消息,题为《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扬州刻书考〉出版》。全文不长,兹转录如下:“一部近30万字、全面展示江苏扬州雕版印刷历史的书籍《扬州刻书考》,日前正式出版。我国雕版印刷有了首部研究专著。扬州是古籍雕版印刷业的发源地之一,是国内惟一保存古老雕版印刷工艺的城市。这本书的编著者王澄一度从事扬州古籍收售、雕版印刷事业,平时留心检阅有关古籍版本与雕版印刷的诸家专著。近两年来,他补采资料,考核订正,反复修改,终于完成这一全面反映扬州雕版印刷历史的专著。这本书由我国惟一的雕版印刷单位广陵书社正式出版发行。” 

  《扬州刻书考》一书笔者还无缘拜读,相信它是一部有价值的学术研究著作。问题在报道者称它为“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值得商榷。如果果真是“首部”,那对于印刷史乃至整个出版史的研究无疑有重要的意义。印刷术是中国古代的重大发明之一,若至今还没有关于中国雕版印刷的研究专著,显然是十分遗憾的。现在有成果填补空白,无疑是印刷史学界、出版文化界的大事。但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古代刻书当然是属于出版印刷史研究的范畴。肖东发先生认为,19世纪末到1949年是出版史研究的初创时期,奠基之作有二:《藏书纪事诗》和《书林清话》。叶昌炽的《藏书纪事诗》(1897)以诗的形式记述自五代到清末藏书家的事迹,中间收录了不少历代刻书、抄书、校书等方面的情况。叶德辉的《书林清话》(1911)则用笔记体记载了我国古代图书的历史知识和出版印刷史料,包括雕版源流、官刻、私刻、坊刻及宋以来历代刻书情况。 

  如果以上两部著作从图书内容到编著形式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雕版印刷研究专著,到191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雕版源流考》(署名笛安编)则确实是名副其实的雕版印刷研究专著了。这本书的作者是孙毓修先生,此书1934年由商务再版。该书对雕版印刷的发明与发展作了考据,是较早系统讲述我国雕版印刷的研究著作。有了这部著作,说《扬州刻书考》是“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就明显缺乏依据了。 

  在《中国雕版源流考》前后,还出版了王国维的《简牍检署考》、《两浙古刊本考》、《五代两宋监本考》,叶长青的《闽本考》等。这些著作其实主要也是研究雕版印刷的。此后的一些印刷史、书史乃至文献学著作,雕版印刷都是重要研究领域。1925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卡特撰写的《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西传》全面系统,可信地证明了中国在造纸术和印刷术上的贡献。到上世纪30年代,郑鹤声、郑鹤春的《中国文献学概要》,贺圣鼎、赖于彦的《近代印刷术》,陈彬和、查猛济的《中国书史》,都把雕版印刷作为重要的研究内容。 

  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一些印刷史著作,雕版印刷术始终是研究的重心。1958年三联书店出版了张秀民的《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1960年,香港新亚书院出版了李书华的《中国印刷术起源》;1966年,台北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史梅岑的《中国印刷发展史》;1984年,北京的印刷工业出版社出版了魏隐儒的《中国古籍印刷史》;1985年,美国学者钱存训的《纸和印刷》(李约瑟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用英文出版;1989年,张秀民的《中国印刷史》由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钱存训博士称其为“划时代的作品”。以上诸种著作,虽非中国古代雕版印刷研究的专著,但雕版印刷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 

  近些年来,有关古代雕版印刷的研究著作也时有问世。如果说《历代刻书考述》(李致忠著,巴蜀书社,1990)、《澳门古代书林》(骆志安著,澳门人民出版社,1989)、《江苏刻书》(江澄波等编著,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中国古代印刷史》(罗树宝编著,印刷工业出版社,1993)、《中国印刷史的起源》(曹之著,武汉大学出版社,1994)、《古代版印通论》(李致忠著,紫禁城出版社,2000)、《中国印刷通史》(张树栋等著,印刷工业出版社,1999)、《福建古代刻书》(谢水顺等著,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还是兼及雕版印刷和活字印刷的话,那么,宿白先生的《唐宋时期的雕版印刷》(文物出版社,1999)、冯鹏生先生的《中国木版水印概说》(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则是典型的雕版印刷专著了。因此,我们认为,把《扬州刻书考》说成是我国第一部雕版印刷研究专著实在有些缺乏依据。 

  此外,新华网上的文章说,扬州“是国内惟一保持古老雕版印刷工艺的城市”,广陵书社是“我国惟一的雕版印刷单位”。上述提法似乎不够确切。就笔者所知,北京的荣宝斋就是保存雕版印刷传统工艺并有所发展和创新的出版单位之一,且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有不俗的成就。新版《辞海》说荣宝斋是“中国书画出版机构之一。前身松竹斋,清康熙十一年(1672)创建于北京。1894年(光绪二十年)改名荣宝斋。从事木版水印业务,并经营古今字画和文房四宝。复制的古今名画,酷肖传神,富有民族特色。”“木版水印”自然是标准的雕版印刷。看来,“首部”、“第一”、“惟一”等词汇的使用还是要慎之又慎。

    稿件来源:中华读书报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国首部雕版印刷专著”商榷
上一篇: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筑教育出版阵地
下一篇:新闻学7部专著、13篇论文拟被表彰!来看完整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