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中文系论文代表作制度探路学术评价体系改革


北大中文系论文代表作制度探路学术评价体系改革
 
2006年01月04日02:53 光明网-光明日报  
 

    
 

  温儒敏教授2005年12月31日前后,媒体反复转载一条简短消息,引起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消息称,“为克服追求论文发表数量带来的弊端,北京大学正在试点推行论文代表作制度……”

  面对本报记者采访,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首先对上述消息进行澄清:“这一报道存在着一定的偏颇之处。实际上学校既没有给我们论文代表作制度试点的任务,也没有提出具体的要求。另外,学术评价体系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并不是上述新闻所报道的那样简单就能操作的。再者,在北大中文系,并不是才开始试点论文代表作制度,而是近些年来一直在推行这项制度,一直将论文质量放在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只是考虑到这项制度非常复杂才没有对外宣传。”

  然而,上述消息一经发布,还是出人意料地引起极大震动。社会各界在为北大推行论文代表作制度叫好的同时,也将舆论批评的矛头对准当前以数量为主要考核标准的学术评价体系。

  针对这一状况,湖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朱有志教授表示,目前的量化考核评价体系,已经与建立创新型国家和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要求不相适应,它抑制了学术创新,妨碍了学术事业的健康发展,必须尽快进行改革和完善。

  “量化考核体系本身并没错,错在我们对它的滥用”

  实际上,从清华大学教授陈丹青不满“人的才气,性情,素质,统统变成了表格数字”愤而辞职事件,到上海交通大学讲师晏才宏去世引发的职称评定标准争议,到吉林大学45名博士生导师落聘事件,再到目前北大推行论文代表作制度所获得的一片叫好声反衬出的人们对过度量化标准的反感,以数量为主要考核标准的学术评价体系近段时期以来一直饱受批评和争议。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所长李国杰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目前的量化学术考评体系要辩证地看待,量化考评体系本身并没有错,错在我们对它的滥用。以SCI论文为例,20世纪80年代末南京大学率先引进国内时,对引导科研人员特别是从事基础研究的科研人员积极进行学术探索,努力融入国际学术研究前沿领域,改变当时松散的学术管理状态和研究风气,都起过重大作用。只是近年来,一些大学和科研单位过分看重SCI论文,以此作为单位和个人评价的一个重要标准,不惜财力和物力鼓励SCI论文的发表,使SCI论文的发表在质量没有跟上的情况下数量成倍地增加,从而导致其正面的引导作用越来越小,负面效用却越来越明显。

  而纵观全国的众高校和科研院所,各种以数字指标为核心的考评体系已成为学术管理的重要依据。这些考核与考核对象的切身利益直接“挂钩”:职称、科研经费、行政升迁等都与他们所完成的科研数量紧密相联。

  以中部某高校为例,该校规定只有具备以下条件才有资格申请教授职称:独立撰写并出版一部15万字以上高水平学术专著或参编21世纪课程教材和研究生教学用书,并具备下列条件中的一项:①以第一作者在国内外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8篇以上学术论文,其中在CSSCI核心库来源期刊上发表5篇以上学术论文;②以第一作者在学校认定的人文社会科学一类期刊上发表1篇以上学术论文;③以第一作者在学校认定的人文社会科学二类期刊上发表2篇以上学术论文。

  当然,除了这种职称评审的数量要求外,一些高校和科研单位对教师和研究人员的年度考核也非常具体,如教授或研究员必须在规定年限内,在一些规定级别的刊物上发表规定数量的文章才能拿到与岗位相配套的津贴和奖金。

  在这种硬性数量要求的引导和刺激下,一些领域学风浮躁,学术剽窃、抄袭等学术不端行为时有发生,学术界要求对量化考核进行改革的呼声日渐高涨。

  “一些人看了媒体此前报道的消息后,立刻将论文代表作制度与目前深受诟病的学术量化考评体系简单地联系在一起,以为北大就完全放弃了学术数量方面的要求,这是对上述新闻的误读。”温儒敏教授表示,“学术界对量化考评体系的批评和要求改革的强烈呼声,并不是完全不要进行学术量化考评,而是主要针对目前过于简单化的量化考评体系。要不要考评和怎样改革目前过度量化的考评体系,使考评更加科学合理,是两回事。我个人认为对学术进行一定的量化考核还是必要的,因为目前我国的学术生产规模比较大,需要进行一定的学术管理。中文系在学术考核和评价中,也并不是不关注学术成果的数量,只是我们更看重的是学术成果和教学水平的质量,更致力于为广大老师和学生出学术精品营造良好、宽松的学术氛围。譬如,在中文系,我们不要求所有博士生都发表两篇核心期刊的论文才能正常毕业,而是要求他们将主要精力放在撰写学位论文上,但我们在学位论文把关上比要论文数量要求时更严。近几年来,我们连续有五篇博士论文被评为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占到同期中文类全国优秀博士论文的38%,这无疑是我们博士论文质量的有力证明。”

  “数量增长与质量下降并存的态势应引起足够重视”

上一篇:李衍柱:把学术和生命融为一体
下一篇:一位复旦大学博士后的真实成长故事:285本社科类中文经典学术文献浸润!让生命纯粹真实,远离功名,满怀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