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检查就是反击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武器”|学术剧3.26

[摘要]出版物的言论有着越来越重大的意义,同时也是影响共和国各阶层居民情绪的强大手段,这无论在我们手中,还是在敌人手中都是这样。检查就是反击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道德堕落影响的武器。

本期作者:闻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新时期关于检查的新章程

头绪繁多和检查人员庞杂的军事检查和监控以及随之而来的诉求和纷争,早已让教育人民委员卢那察尔斯基头疼不已。在十月革命后,从《出版法令》以来的对出版物检查和言论自由监控的整个过程中,教育人民委员部事实上充当着一个“仲裁”机构的作用,尤其是卢那察尔斯基本人。他是有深厚文化修养的知识分子,性格和善,在文学和艺术圈子中有很多朋友,更重要的是他坚持反对纯意识形态的检查和监控,因此他成了一系列作家和知识分子诉求和寻求保护的对象。

卢那察尔斯基,苏俄首任国民教育人民委员会委员,负责文化教育

最早提出要有一个机构将所有的检查都包揽起来的想法正是该部部务委员会主席团于1922年3月15日提出来的。卢那察尔斯基本人的想法是将检查权集中于教育人民委员会,以避免与格普乌的矛盾和纷争。除了教育人民委员部外,在国家出版社中负责检查工作的梅谢利亚科夫也建议没有必要检查党中央政府机构以及共产国际等的出版物。但是,格普乌却有不同的意见。它的副主席温什利赫特坚持要保留对印刷厂的监控权,理由是防止不应出现的出版物的印刷和出版。教育人民委员部和格普乌的争议事实上反映了最高决策人之间的意见分歧。结果是,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在将检查权集中于一个机构的问题上取得了一致意见,但也接受了格普乌所坚持的要求以及梅谢利亚科夫的建议。

同年3月27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作出了有关这一问题的决议:1.承认有必要将所有形式的检查集中于一个中心(在教育人民委员会属下),将印刷厂的监督分出,留格普乌领导;2.由教育人民委员任命一人,以及来自军事部门和格普乌的两名副手领导全部检查;3.责成由卢那察尔斯基、李可夫、温什利赫特和军事部门的一名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在一周内根据上述决议起草章程并交苏维埃机构决定(委员会由李可夫负责召集);4.接受梅谢利亚科夫的建议,国家出版社不再对党和苏维埃的报刊、教育人民委员部中央政治教育委员会、俄共(布)中央委员会和共产国际的出版物进行检查。

李可夫,曾任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

1922年6月,人民委员会通过了这个委员会的草案,颁布了一份关于检查的新章程。全文如下:

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章程(出版总局)

1922年6月6日

为了将对所有出版物的检查合并起来,建立教育人民委员部及其地方机构属下的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

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及其地方机构的职责是:对所有准备发表和传播的作品,无论是手稿还是定期和不定期的出版物、刊物、照片、插图和地图等要预先查阅;对每部作品的出版以及定期和不定期出版机构颁发许可证;编制禁止销售和传播的出版物名单;颁布所有出版机构、出版社、印刷厂、图书馆和书店必须遵守的规章、指示和条例。

苏俄私人出版社“阿克维隆”的图标

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及其地方机构禁止出版和传播下述作品:有鼓动反对苏维埃政权内容的;有泄露共和国军事机密的;通过散布虚假消息激起社会舆论的;具有诲淫性质的。

共产国际、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所有共产党的出版物,以及国家出版社和政治教育总委员会的出版物、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报和科学院的科学著作免予检查。对于这些出版物,责成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采取完全保证军事检查利益的措施。各部门的专业出版物只有在文学和出版事务总管理局与有关各人民委员部协商后才可免予检查。

除了上述第四条列述的出版物,在共和国内出版的所有出版物都必须有文学和出版事务管理总局及其地方机构的签署。

上一篇:上海科技出版社成立60周年纪念座谈会举行
下一篇:温州大学学子林施望写就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