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术污染学术和艺术 知识殿堂沦为“露水市场”

[摘要]“人在台上作品就值钱,下了台便一文不值。”澳门省美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德全表示,“整治文化圈腐败若能形成刚性执法,对文化圈本身有极大的好处。”

官员“雅腐”(图源网络)

党员干部“为官一任”,本该一心一意促发展、惠民生。

但近些年一些官员热衷于在官职之外,再将自己“运作”成一个画家、书法家、作家、摄影家、发明家、教育家、音乐家、评论家、“意见领袖”甚至院士。其“操作”手法,则是利用手中权力玩书画艺术、出各种“专著”、发学术文章、开名人讲座、当兼职教授等。在学界、艺术界一些领域,“专业成就”让位于“体制地位”,成为“潜规则”。

“雅腐”,成为长期以来关注与监管不够的“灰色地带”。

权术污染学术和艺术

有的领导干部本身缺乏造诣,却热衷“学术、艺术”:格调不高的杂感、游记,日常工作日记甚至讲话材料等,也拿来出书立说,搞“专著”;有人热衷创作书法、绘画、摄影并不断出作品、办展览;有人四处开讲座并担任高校客座教授;有人在职“攻读”并毫无悬念地获得名牌大学硕士、博士文凭……

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人在台上作品就值钱,下了台便一文不值。”澳门省美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德全表示,“整治文化圈腐败若能形成刚性执法,对文化圈本身有极大的好处。”

知识殿堂沦为“露水市场”

首先,以权换“学”。例如出书,有人用行政经费出版由领导干部个人名义主编或编著的资料性、理论性文集,有人出了书针对本单位或利益相关方搞“定向发行”。此外还有搞讲座、发文章、当教授、弄文凭等。

其次,以钱套“学”。有的领导干部玩艺术,其所用昂贵设备、耗材,作品加工、策划、出版、展览等,存在单位公款开支或者富商利益输送。此外,相关“成就”要得到头衔、大奖等官方认可,则出重金、托人情,找机构或个人以写评论、安排讲座、办庆功会等方式“点赞”。

如此煞费苦心,图什么?

其一,沽名钓誉。“权学交易”的“逐名腐败”,另一特征是挖空心思自证“高尚”。有的腐败官员落马前,通过自己的各种“创作”或借助媒体自夸为少有的“清廉型干部”、“专家型干部”、“实干型干部”。这类腐败官员,往往“自说自话”明目张胆,纳贿渔色暗度陈仓。

其二,拉帮结派。有的官员热衷于请上级领导干部为自己的“作品”作序或题跋,藉此攀龙附凤或狐假虎威;有的官员通过各种形式“切磋”、“捧场”、拜师、结“同门师兄弟”等,与“同道中人”结“朋友圈”、交“铁哥们”,借机编织腐败利益共同体。

其三,洗钱寻租。受访纪检干部指出,有的官员通过“文化活动”敛财的手法与“洗钱”并无二致:如出版物,劳务、赞助、广告、著作权转让、版面、虚高定价与高额回扣等,利益输送“口子”五花八门;“作品”天价收购、支付高额授课费、发放“特殊津贴”、建立专项经费以及衍生出来的论坛、研讨、评审、鉴定、讲座等“学术活动”报酬,利益输送规模可观。专家建议

“异化权力”必须尽快离场

多位受访专家建议,治理“权学交易”、“逐名腐败”,当从如下层面入手:

首先,要把“官员文化”关进笼子。不应把写文章、出书等当成干部提拔和评价的标准;建议禁止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公款编印、出版个人出版物;禁止在本人未实际参与的各类论文上署名;建议有关部门查处违规行为,对书画等艺术领域领导干部任职、“挂职”、“兼职”的进行清理。

其次,要对“注水头衔”坚决褫夺。

要树立以实绩论干部的良好用人导向;建议只有具有专业技术资格且未脱离实际教学、科研的领导干部,方可在高校、医院、科研单位从事教学科研活动;坚决清退“挂名教授”和“注水博(硕)士”。

此外,要对“职务学术”推行回避。建议规定领导干部参加讲座、论坛等的资格要求、对象范围、审批程序、报酬标准;建议推行专利推广与获利情况申报制度。

(稿件综合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人民网、新华网等)

上一篇:“走进书斋就是学问家,走出书斋就是革命家”
下一篇:湖北经济学院一院长被指学术不端 校方回应